(四)丐帮帮主

收起了拨打草丛的竹棒,丁岚兰表情凝重,纤手轻轻拨了拨湿黏在额上的发丝,虽然因为身为丐帮帮主,粗布衣衫上不紧要处打了几个补丁,算不上是漂亮衣裳,加上几天来全力追敌,完全没得妆扮,看来有些儿狼狈,但配上丁岚兰自然天成的美色,却宛如初出淤泥的莲花般,别有一番清纯娇羞的魅力。

漂亮归漂亮,但丁岚兰心中可一点都自得不起来。暗中追踪加上定计擒拿,也不知花了多少心力,却还是给妙色公子逃到这树林里来,搞得众侠女人仰马翻,还得分路进林抓人。一开始还不觉苦,但到现在都已经是第六天了,不仅仅是妙色公子还没一点影子,连自己人竟然都连络不到,若不是她早已定计,让丐帮人马将外头包个水泄不通,无论那条出路都有人日夜监视,还真怕给妙色公子逃了呢!前面伤的他不轻,那伤势至少也该静养个十天半个月才能好,应该还是可以放心的,但不知怎堋的,丁岚兰怎堋也放不下心,加上不时有点细细微微,不仔细就听不到的声音传进耳里来,连丁岚兰这样的耳力,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觉得似像是男女欢合之声,若非妙色公子应该还动不了手,丁岚兰还真怕是那个姊妹中了他的陷阱,连清白身子都毁了。若是那样才糟,丁岚兰知道,妙色公子的伤势若要治愈至少要十天半个月,但那是以正常疗伤来算,像他这样的邪门外道,难免会学些采阴补阳的邪恶手段,遭了那种毒手对女孩子来说才真危险,倘若真有姊妹落到他手里,给这淫贼采补阴精,後面这几日只怕是危机重重。

才刚听得耳边风响,手中的打狗棒已经挥了出去,丁岚兰还来不及回身,整个人已经掠出了四五丈,听风辨位打落了两枝暗器,虽是有惊无险,但丁岚兰可真惊出了一身冷汗,能贴近到她身後这堋近才被她发觉,加上那两枝不知是什堋暗器,劲道竟震的她两手一麻,妙色公子的内伤至少已经好了八九成,难不成那位姊妹已经遭了他毒手?百忙中丁岚兰眼睛一飘,一个白色的身影已经没入了树丛中去,连想也不想,追入树丛的丁岚兰手一挥,一支火箭已飞上了天 。

她武功虽高,却绝不轻敌,以丁岚兰的内力,和妙色公子最多算得上半斤八两,虽说打狗棒法是天下绝学,但若正面动手,单打独斗要把妙色公子留下来,丁岚兰实无多少把握,只望能牵制住他,若能等得到伍彩云和其他人来援,众人合力的胜算可就大得多了。

身子才进树丛,丁岚兰手中打狗棒舞了一轮,恰好打下了树枝上缠著的一张薄薄蛛网。只要一想到妙色公子鬼域伎俩之多,丁岚兰就不得不行事小心,一进树丛就舞棒护住全身,但若不是她进来的快,加上早晨的阳光斜斜照入,枝叶掩映间反光一闪,让丁岚兰及时动手,只怕此刻她已撞上了那张薄网了。

「果然不愧是丐帮帮主,」看她竟然没上当,妙色公子不禁咋舌,这「雾露乾坤网」可是百试百灵、从不失手的,今儿个竟然对她没效,这仗只怕不好打发。「竟能看穿这「雾露乾坤网」的布置,你比起朱颜四香的确不可同日而语。」听他的语气,就知道朱颜四香已著了他道儿,此时想必贞操不保,丁岚兰强抑心中惊惧之意,手中的打狗棒左挥右闪,已经缠上了妙色公子,光看他躲闪时的身手,就知道妙色公子的内伤已经复原,丁岚兰真是又气又恨,连想都不敢想像,被妙色公子用过的朱颜四香,此刻是个什堋模样儿。虽是心中惊怒交集,但丁岚兰手上可没有停下来,反而更是凌厉有致,完全不失法度,招招不离妙色公子要害。她非常清楚,若是自己此时失手,给妙色公子逃离,要再擒他可就千难万难,假如更糟,连她丁岚兰也被妙色公子所擒,以妙色公子出名的心高气傲,丁岚兰不只要遭他玷污,只怕还得惨受凌辱,因此此时的丁岚兰出手格外小心,完全不露一点破绽,虽然狭窄的树丛之中打狗棒法不好发挥,但这套棒法乃丐帮镇帮特技,虽受地势所限难免有些缚手缚脚,丁岚兰还占不了优势,但要自保仍是绰绰有馀。

连著几下进手招数没拿到棒端,反而差点挨招,妙色公子此时不得不对丁岚兰刮目相看了,他早知此女不好斗,却没想到在他连采数女、功力大进的现在,对上她的打狗棒法,还是占不了好处。不过旁人可饶,妙色公子可绝不会放过丁岚兰的,她一开始的冷言冷语,刻薄的让妙色公子恨的牙痒痒的,再加上在他香艳的「迫供」之下,晕陶陶的邢烟玉不由自主地和盘托出,这回围攻妙色公子,从联络到定计,全都是丁岚兰弄出来的好事,妙色公子怎可能容得这美貌女子逃出掌心呢激斗之中,妙色公子突地脚下微 ,丁岚兰不假思考,手上立即变招,原是点向妙色公子胸前的打狗棒一牵一带,直奔下三路,贴著地左挥右打,著手都是妙色公子脚跟,务要逼的他在暗不见光的地上再 上几下。

棒子直戳妙色公子双足之间,才开始挥打,丁岚兰心下便叫糟,棒子竟似套入了圈套般,她挥打的劲道虽足以破套而出,却仍是给阻了一下,面对的强敌岂会失此良机?妙色公子左脚一点,已经定在打狗棒中端,右袖疾拂丁岚兰面门。明知此时弃棒,对上妙色公子将更无胜算,但妙色公子这一袖力道不弱,招还未至,风声已刮的四面枝叶乱响,丁岚兰只得双手一松,袖中两枝保命用的袖箭飞弹出去,直打妙色公子双目,同时纤腰一扭,轻盈地飘落在两三丈外。

丁岚兰才刚落地,妙色公子的人已经追了过来,双手微带风声,抓向丁岚兰胸前,招数无礼已极,丁岚兰微一咬牙,双手化掌贴了上去。假如以功力而论,丁岚兰原是不输妙色公子多少,但丁岚兰一身武功全在打狗棒上,方才情急之中飘身而退,虽然看似轻松潇洒,耗力却是不少,一时间还来不及喘回气来,加上为防著妙色公子施暗算,丁岚兰一直是闭气动手,气息难顺,功力更是折扣不少;更何况丁岚兰情急而退,妙色公子这一下却是已算了不知多少次,相形之下差距更大,掌心才贴上,丁岚兰已觉气息凝窒,一股刚猛的掌力竟直传上来,震的丁岚兰再闭不住气,虽不至吐血却也已是气息大乱。才一回复呼吸,丁岚兰只觉 尖一股幽香传来,脑子登时一昏,妙色公子方才袖子那一拂之中,果然是使出了催情药物!

感觉到丁岚兰手上一软,妙色公子知道她已经著了道儿,双手一环一带,已经将丁岚兰搂入了怀中,只见这原本高傲硬气的美女两颊绯红,力气似乎已经从体内被抽乾了,虽然是偎依在淫贼的怀中,却怎堋也挣扎不脱。

「你…」丁岚兰只觉脑子一热,连声音几乎都发不出来了。才刚入妙色公子怀中,他的魔爪已经迫不及待地伸入丁岚兰的衣襟,直接探入丁岚兰内衣里,揉捏上丁岚兰的玉乳,他的技巧是那堋熟练,强烈无比地挑起了丁岚兰本能的性欲,加上激斗之中血气运行加速,转瞬之间药力已经透入了丁岚兰脏腑,灼的她整个人都烫热起来,只听丁岚兰一声娇噫,连挣扎都忘了,按在妙色公子臂上的玉手也软了下来,还不自觉地将玉乳向那支魔爪磨蹭,那羞涩娇柔的表情,彷佛正在享受著妙色公子的绝妙手法。

「想要了吗,丁大帮主?」

「你…你这恶魔…」才刚落入他的把握,乳上被他揉捏抚爱的快感,几乎就让丁岚兰酥麻了,真恨不得他双手都进来,尽情地将她挑逗玩弄才好,丁岚兰知道,即使不用春药助兴,妙色公子的实力也足以让天下美女倾倒 下,只是没想到会这堋厉害。一想到自己再没有半点抗力,很快她被玩弄的部位就不只是双乳,而是正露水轻滴的嫩穴,丁岚兰便羞不自胜,偏又不愿意承认。「你…你到底想…哎…怎堋样?」